黄前的诗歌
2018-05-10 09:38:55
  • 0
  • 0
  • 1
  • 0

观《海洋生物》(共17首)

黄前


房间五十平米,装二十个玻璃水缸

缸里挤满了:花鲈、海星、蝴蝶鱼

幽灵鲨、乌贼、水母……

人群从验票口涌入

游曳在幽深斑斓的海底

同认识,不认识的海底生物

相互招呼,并作自我介绍:

性别、年龄、属性,和这一生

历经的台风,海啸,地震

今生,我们都身陷在各自窄小的

缸里,不停游动,挣扎

不停地寻觅,下一个生活的出口


煮面


炉火旺盛,水在锅里暗笑

笑谁,被拉下锅

遇煮、被杀。命运的过程

简单,握手言和

促成一次水与面的欢遇

而开水总会将一些事物,弄得

沸沸扬扬。手中的面,心肠硬

几分钟冷热交涉,逼供

拷打,还是服了软

下了锅,它成熟得,顺从,圆滑


桑葚


桑树诞下的孩子,不贪,只饮阳光,雨露

个个面色红润,玉体丰腴,纯真、实诚


它们的传家衣,会从小穿到大

由青色变为红色,再成紫黑色


熟了,鸟可来食,蚂蚁可来食

不喜欢,人来食——


有的人,常干杀鸡取卵的事

且一生贪恋:补肝,壮肾,滋阴,养血……


双龙水库


这里的水,内心柔和

平静,像饱经沧桑的故人


该走的都远走,留下的蓝宝石,晶莹剔透

所有的光、云彩、树木、鸟、花朵,都以它为镜


所有的浮躁,都会慢慢静下来

垂钓者放弃了鱼,闭目、打坐、冥想


也有起微澜时,比如,一只鲁莽的青蛙

突然闯入,一条郁闷的鱼,探出头来



鱼塘被挤占后,网悬挂墙上

成为一无是处的皮囊

蜘蛛、蚊子、蟑螂,自由

钻进,钻出

它们若鳞片进化的鱼

从一种生存方式,进入另一种


垂钓


端坐在清凉的月夜

看一尾尾文字的鱼,在辞海里悠闲


熟悉的,陌生的,胖的,瘦的

睁着友善或敌对的眼,瞅着我


我的生活,不能缺少鱼

我经常会在深夜拿出笔,当作钓杆


对着我最喜欢的那尾,抛下诱饵

然后,静静的咀嚼耐心


总是在预料之外,一条诗歌

活蹦乱跳,被我兴奋地钓起


乌鸦


雪地,一只鸦,从远处飞来

它是黑色的,嘶哑的呱声,也是黑色的


二叔躺在棺材里,深一脚,浅一脚

乱石岗,一个小黑点,蹲着


雪越下越大,二嫂子骂:

“该死的雪,讨厌的鸦”


小黑点,轻颤一下,飞走了

下葬的唢呐,呜呜咽咽,哭出了声……


麻雀


饭后,我和教幼儿园的妻子

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散步,聊小孩子

夕阳很暖和

晚自习的铃声响起

一只麻雀从远处,悄无声息,飞了过来


它那么谨小、慎微

它是从1960年平反的天空飞来的

麻雀后裔

它不是屠格涅夫的麻雀

也不是海飞的


在它眼里,我肯定不怀好意

若能求得宽恕,我愿立地为虫

然后,对妻子说:

“我们的小树林,草木葳蕤,麻雀叼走了

地上的罪孽……云云”


蒲儿根


叫我猫耳朵,名字贱,好养

二月春风一吹,我就忙着

发芽,破土,努力生长

仍没赶上桃花、李花、白玉兰

惊艳火爆的时节

但,我会在四月,堆满花冢的

路边、沟渠、坡坎

静静地打扮自己

并把最金黄的思念,高举头顶

你来,便会遇见……


樱桃熟了


枝头,一群豆蔻女子

悄悄的脸红,鲜艳的小嘴,对你

嘟起,我的小心脏呀

兴奋地向外,扑腾,扑腾

停不下来了

你这折磨人的狐媚子

食古不化的男人,也有不正经

我爬不上你的枝头呀

真是急死个人


池塘水


那么多兄弟姐妹

都禁不住“外面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呼啦,走了。我仍守着

水草,小鱼、小虾,过安分的日子

最近,身体越来越瘦,越黑

照镜子自己都吓人

小鱼小虾死的死,捉的捉,逃的逃

身旁,不知何时,突然站着一名包工头

领着河沙、水泥组建的部队

一切都明白了,我想跑,想逃

包工头说:把挖掘机开来,将这里填平

我说:停下吧,我得罪了谁


桃花终将要远走


随她去吧,你这小妖精

今生,我还有大妹,二妹,三妹

走了好,六根清净,我要好好

把剩下的姑娘,养好

让她们更加漂亮,结最好的果实

还是算了,都远嫁吧

我想一个人,自己开花,结果

然后,慢慢独自凋零


喷泉


压迫久了,我也会

怒发冲冠

绝地反击

但更多时

我会隐于自己的小院

同假山、野径、小桥

朝夕相伴

陪一朵睡莲,终老一生


烤鱼


鱼在江湖,也会身不由己

任生活剥光鳞片

我仍掏心掏肺

忍受,烟熏火烤的日子

今生,翻来覆去,煎熬着

来世,不再做鱼


游钓鱼城


这些城门、城垣、炮台、栈道,

还有护国寺、忠义祠、千佛崖、飞檐洞……

我是必须要认真走过的 任何的忽略、草率和仓促

都是对36年坚守城池的浴血将士、落霞烟雨和

巨神钓杆上的渠河鱼 不恭不敬


在钓鱼台上,我相信五孔巨石里插竿

曾经一头插进坚固如磐的宋朝,另一端刺入

蒙哥大汗铠甲下的野心。不可一世的铁蹄,

马背上挥舞的梦羽,至此断折

那声绝响从公元1279年绵延至今

我站立的脚底,仍是当年的金戈铁马

生死对决


请相信钓鱼城上的每一块石头

每一棵草木,每一粒水滴,都有着自己不凡的身世

我不曾经历的帝王之争、生死之战,一一在他们身上

映照和反射。请相信那尊弥勒站佛是守城将领

王坚的化身,悬空卧佛定是张珏将军


一个人走在钓鱼山上,在天池、泉井照映自己的前世

然后同800年前那棵古桂树相认。薄刀岭

安插在钓鱼山上,闪着南宋的刀光

尽管刀锋让一个王朝陨落,但阻止不了

我做一次守城的士兵

在三圣岩,将彩霞作战旗

在天泉洞,暗藏洞穿历史的箭矢

一个人浩浩荡荡,竟吓退蒙古大军

一些战事,从此沉入深不见底的

前朝近史


梦中西藏


高反是躺在床上发生的。这颗不安的心

辗转反侧,跌落,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顺江而下。苯日神山,天葬台向前奔赴

雪山高远圣洁,额头飘荡的白云如片片经幡

招安的魂魄,被沿途写满经文的石头

神秘的玛尼堆,一再指引

朝天的大路,排着长长的跪拜

我默念着自己的圣经,像一名虔诚的信徒

磕着等身的长头,向着大昭寺,匍匐


可可西里,羊群撒落满坡的棉花

纳木措,深陷大山一汪阔大的蓝,映照

我卑微的前世,念青唐古拉雪山7117米高耸的影子

卡若拉冰川,在我的血脉里开始消融。江孜

《红河谷》冲出的英雄,挥动着战刀,寒光闪过日喀则


在玛布日山上,我点燃心中的香火,向着自己的金身

顶礼膜拜,转经祈祷,并供奉信仰和虔诚

此刻,达赖开始布经,钟声鸣响。我的灵魂

被气势恢弘的布达拉宫,一脚踹醒


天宝寺的荷


她们隐居寺院,与禅靠得更近了些

叶盘上打坐的蛙,姿势更像庙里的主持


晨光倾泻,诵经声四起,安静的湖水内心开始汹涌

并蒂莲止住了爱恋,呈现出惊惶颤栗的样子


蜻蜓站在最高处,点亮了神的诣意

收敛了一夜的水珠,突然有了晶莹的慈悲心肠


风生水起,有僧人步出禅房。没有人怀疑

我洗净的半生淤泥,身体里露出的一节节的白


作者简介:黄前,男,重庆市合川区作家协会会员。曾先后在《中国微型诗》、《四川日报》、《几江诗刊》、《长江诗歌》、《合川日报》、《合川文学》、《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等纸刊或网络平台发表诗歌、散文300余篇(首)。地址:重庆市合川区香龙镇教育管理中心。联系电话:15310878777。邮编:401537。邮箱:375253000@qq.com。微信号:15310878777。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